王澍为何会获得普利兹克奖?评委Aravena讲解缘由

发布时间:2017-10-09 10:18:11
来源:Archdaily
951
2


本次我们拥有独家机会采访普利兹克奖评委:Alejandro Aravena 谈一下关于他对王澍作品的看法,以及他被选为2012年普利茨克奖获奖者的原因。他在此引用与中国建筑师的对话摘要:


王澍的优秀建筑可能是能够结合天赋和智慧的结果。这种结合使他能够在设计地标的时候制作伟大的作品,但当他创作的不是地标性的建筑物,他同样也能创造非常细腻和含蓄的建筑。他作品的张力可能是因为他相对较年轻的结果,但他同样通过非常精确且恰当的设计展示出他的成熟。


以宁波历史博物馆为例:它是如此具有力量感,那种压倒一切的力量使它成为一件杰出的作品。 你无法置身事外一般地参观这座建筑,你会深深地被它震撼。 在我人生中体会到这样的感觉的次数并不多,我在参观Kahn 为孟加拉国设计的议会大厦,以及他在Ahmedabad设计的印度管理学院时有过相似的感觉。这种被“震撼”的感觉很少发生在建筑上,这种感觉往往更多地属于音乐或电影,当音乐和电影感人至深的时候,它们能改变人们的情感。可惜的是,这不能通过照片传达。



Ningbo Museum of History, photo © Iwan Baan


另外还有他独特的使用来源于其它建筑物废弃来的做法。这种手法不仅在可持续性方面有意义,它同时为建筑物引进了历史感。它是一种不用等待建筑材料的老化,但却能赋予墙壁“沧桑感”的技术。它将建筑的每一部分都变成了独特且不可重复的:每厘米与都与下一厘米不同。 在统一中的变化,不仅具有美学价值,还能大量的包容缺乏经验的劳工产生的错误; 它是将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统一起来的产物。


在谈论这种建筑技术的时候,王澍说他正在恢复几乎消失的传统,其中包括了使用在地震或台风等灾难过后留下的建筑材料的做法:用层层的砖,瓦片和石头修复灾难留下的洞口和裂痕。 他将这种传统带到整个建筑的规模。恢复这种技术在实用,历史和文化的层面上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王澍说,他认为建筑是一个合作的工作。 建筑师雇佣那些拥有自己所没有的技能的人,在建设的过程中,建筑师和工人们能进行创造性的对话。这是一个相互教学和学习的过程,每个人都能够自己做出贡献。 他作为项目的建筑师,告诉工人他们不知道的某些事情,但当他来到施工现场时,他也从工人那里学到了他不了解的事情。


这引发了关于创作性地控制作品的讨论。 他说他正在寻找感觉的准确性,而非建设过程中的完美。 他确信他的建筑物有一个准确的感觉。 这是我绝对赞同的,如果说在他的建筑中有什么特别清楚的东西,那就是它是令人感动的,具有力量感的,即使在感觉层面上也是如此。

接下来他负责设计了杭州艺术学院,在这里需要数十所建筑物,从亭子到宿舍,从教室和车间再到行政大楼,每一座建筑的工期都非常赶。 问题是如何构建一个脉络。 王澍能够摆脱过度单调的潜在风险,同时避免过分夸张某座建筑。 他在每一座建筑的个性和从属感中小心地达到了平衡。在整个过程中他都有所节制,避免了在整体上沦为平庸以及品质下降的风险。最后,他能够理解,在这样的规模上,这不仅是建筑物的问题,还是建筑物之间空间的建设问题。 整个综合建筑的生活充斥了学生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最终证明了这个战略是成功且恰当的。


所有这一切使他的工作既令人鼓舞又令人不安。他的建筑的状态是使用普通的,极为易于取得的材料,低技术的劳动力,在预算紧张的情况下取得的。在建筑,或者设计的时间上都非常赶,并且是由一个很小的工作室完成的。世界上大多数建筑师可能会发现这些情况非常熟悉,这与他们自己的情况相似。这是令人鼓舞的,因为它使人们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实现它。它为所有建筑师提供了一种舒适的,乐观主义的方式,在几乎没有特殊手段的情况下为建筑引入了品质感。但正是如此,让他的工作令人不安,因为他用极其平凡的手段实现了非凡的建筑物。在这种双重性中蕴藏着他变成榜样的可能。你需要一个足够与人们足够亲近的人,人们才会愿意以他为榜样,同时离人们足够远,人们才会认为它是一个挑战。王澍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他展示了好的建筑师与平庸建筑师的区别在于:如何构建问题,如何理解局限性(而不是仅仅抱怨这些局限性),以及如何选择正确的工具与方法来解决困难。王澍让这种美实现起来像是无比轻松的,展示了这种只有通过伟大的建筑才能实现的自然感。


王澍的建筑引发了建筑应该本土化或全球化的辩论。他证明这些概念并不是相互排斥的。他的建筑受限于一定的文化,经济,环境和美学语境。然而,他却能够创造一个普世的作品。关于他与建筑的关系,他说他的做法是注意情境,情况还有各种制约因素。 在这个意义上,建筑技术的运用与当地的环境密切相关。如果他要去别的地方开展工作,他会在那里度过一段时间,从而解新地方的条件,并提出一个独特的策略。 这些表明他的做法既不怀旧也不浪漫,而是务实和敏感的。这个策略的结果就是:他的建筑是符合期待的。


这种态度也延伸到了历史的方面,他的作品有着深厚的传统底蕴,无论是建造者的传统,或是社会的传统,都植根于他的建筑之中。他不仅仅能够创造一座非凡的现代建筑,他与其他伟大的建筑师一样,能超越这一切,实现一定程度上的永恒。


关于评委Alejandro Aravena


Aravena 于1967 出生在智利, 在1992年毕业于智利圣地亚哥大学建筑系后,建立了自己的私人工作室。他主要在教育和公共建筑领域有所建树,著名作品有 Siamese Towers,为家乡的智利天主教大学建立的医学系,建筑系,以及数学系建筑,还有在奥斯汀圣爱德华大学建设的住宿和餐饮设施。

他是Elemental 的创始人之一,现任执行董事。一个在建造社会住房,公共空间,基础设施和运输项目方面充满执行力的组织。 Elemental现由UniversidadCatolica和 Copec,智利石油公司支持。

Aravena一直是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客座教授,也是智利天主教大学的主教授。2004年,他被“建筑记录”选为当年“十大设计先锋建筑师”之一。


951
2
关键词
王澍 普利兹克奖 p

发表您的评论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