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约而至的分享会 | 孙大勇

发布时间:2018-07-06 09:07:00
来源:新浪地产
12429
24

20180705_173750_043_副本.jpg


月末分享会是共合设的一栏常态活动,主要服务于空间设计师。每个月末都会邀请空间设计大咖在共合设超集工作室分享设计干货和当下的设计话题。6月30日下午2点,共合设月末分享会特别邀请孙大勇为大家带来一场设计下午茶。



内容导读:|设计师的价值观与方法论 | 在脆弱的生态系统条件下该怎样建造房子| 价值观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的选择会决定未来



主持人吴巍:又到了一月之末,又到了我们汲取干货当学生的一天,我相信这已经开始成为大家的习惯。本次月末分享会由森鹰铝包木窗独家冠名赞助。专注于对木窗产品的精雕细琢以专业的品质和服务打造中国铝包木窗的品牌,覆盖市面90%的铝包木窗,用窗就选森鹰,追求更体贴入微。感谢森鹰对共合设的大力支持。



主持人吴巍:本次的分享嘉宾—孙大勇,槃达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中国办公室总负责人及主创建筑师。他一直坚持以绿色设计为理念,是一名非常有才华的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今天他为大家分享的内容是“为明天设计”。



分享嘉宾孙大勇:特别感谢老吴的邀请,也感谢大家在周末的下午一起聊与设计有关的事情。今天来不想跟大家分享太多所谓高大上的理论,更多的都是同行和同龄人,所以和大家聊聊天。我也算是一名标准的北漂05年正式来到北京。跟大家讲讲从05年到2018年究竟这个过程我是怎么经历的。



设计师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 ,设计师应该做什么样的设计?


在我的理解中,设计应该有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用”的层面,通过一个设计师专业的语言和方法去帮助业主进行空间的梳理和功能的完善。


第二个层面是“美”的层面,实际上我们能够用美的标准和美的创造力去为业主的生活实现一定的提升,当然对美的理解见仁见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偏执的爱好,所以形成不同的风格也形成了不同的审美和流派。

      

第三个层面是“价值观”,美有的时候是自私的,甚至有时候是排他的,前些年奢侈品牌都喜欢穿皮草,我们都看到很多珍稀动物被杀戮掉,就是为了人们对美的偏执性的爱好而不择手段。所以在美的背后我们要思考的是它的价值观是什么,尤其是作为一名设计师,我认为价值观更重要。为什么?首先我们造的房子里居住的主体是人,是家庭,既有老人也有孩子。我们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或者是一个正确的价值观,我们造的房子有可能会改变一个家庭,也会改变一个孩子的成长。所以这个是我们对人性关怀的一种责任感,尤其在座的很多是做家装的设计师,这一点我认为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其次,我们造的房子是这个地球上存在的风貌,大自然创造山川、河流,为我们创造了很美的环境,但是人类造了很多混凝土的盒子,变成了今天大家生活的环境和空间。我们实际上是在这个地球上承担着一个新的造物主的角色。所以说我们如何看待生命,如何理解地球,理解我们的生存家园,我认为是比我们商业上的成功还要更重要的一层深度的思考。




脆弱的生态环境下如何建造房子


我们一直关注环境问题和绿色设计。我们的地球从1978年到2012年几乎70%的绿色被消失掉,未来我们的环境将会不可想象。形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是EGO的生活方式,人是万物的主宰,为了实现我们一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杀戮一切,但是实际上这个地球应该是循环的,我们和所有的生物体是共生的状态,如果我们在生存过程中能够关爱到其它的生命,能够形成一个ECO生活方式,可能环境才会慢慢的有所改变。


基于这样的理念2012年的时候我毕业创作就是选择在生态的湿地环境里创造一个建筑。在脆弱的生态建筑里如何建造房子,如果在这样脆弱的生态环境里还用钢筋水泥的话会制造同样的悲剧。如果建筑是移动的载体,材料可以是有机的,跟环境是共生的有生命的材质,并且建筑可以适应春夏秋冬的变化,建筑的适应性更大,灵活性更大,它在未来使用的可能性也会更多。所以这个当时做的是一个飘浮状态的岛,它就像在湿地里生存的麝鼠这种生物一样,为了在有限的空间里生存,在水面上用水泥和稻草造一个东西进行生存。


漂浮岛湿地建筑


2013年开始与合伙人创立槃达建筑事务所,坚定做自己认为正确的设计。我们在2013年做的第一个项目,位于湖北的襄阳市。今天大家都在关注乡村建设,其实这个也是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地带,它是一个苗圃,在苗圃的另外一侧就是很美的自然风光。另外一侧是我们城市不断的在蔓延在侵蚀的城市化步伐。所以在这个中间我们被委托设计一个大门,我们觉得如果这个门能够发挥它的城市功能,能够变成一个广场的话,不仅可以作为一个苗圃的象征也可以作为一个周边居民的休闲的场所。所以在我们的建议下希望业主能够把这个空间把这个门的意义放大,把它变成一个广场。所以我们在这里面设计了一个紫薇广场,因为里面是紫薇花,紫薇花开放的时候漫山的紫色很漂亮,475根柱子组成的广场,也像一个雕塑。既是苗圃,紫薇花园的标志,也是人们在里面生活的缩影。远远看到它和周围的环境也能有机的融合成一个整体。


20180705_173750_035_����.jpg

紫薇广场


这个是和鸿坤地产合作的鸿坤美术馆,最初我们在思考艺术的原点在哪里,人类最早是从洞穴里生活,法国考古发现的拉斯科岩画是人类最早的艺术的图腾,洞窟就是最早的美术馆的空间,我们就想创造一个洞穴式的当代美术馆。我们用现代的流畅的流动的设计语言,把拱券的符号进行了转化。最后在大厅的空间做了流动的变化空间,在画展开幕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小的休息、交流开幕的空间。 后来鸿坤美术馆被time out杂志评为北京最值得去的十大美术馆之一。


鸿坤美术馆


2017年我们和MINI合作,设计了一个展览,是对未来生活方式的探讨,在城市的剩余空间里如何创造一些临时性的空间,做为一些创意人士的临时居所,比如建筑师、摄影师、舞蹈家等,我们用模块化的方式设计了3米×3米的单元。这里面虚拟了三个主角,每个角色有一个单元或者是两个单元是属于自己的。在外面是有共享的餐厅、咖啡厅、起居室和书房。每一个模块它都是可以进行在工厂预制的,我们希望它是可生长的状态,既可以根据需要增加,也可以根据功能的多余的时候可以把它减少。未来都市空间非常有限,但是真实的生活中希望能创造一种绿色的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把所有的屋顶的空间都利用起来,作为自己种菜用,既可以为我们的生活提供食材也可以为建筑降噪、防热。


640.gif

MINI城市蜂巢


价值观决定我们的选择 我们的选择会决定未来


最后的一个项目和大家分享。这个项目的时间跨度最长,从2013年到2018年一直没有间断。传统的建筑都是依赖于钢筋、水泥、化石能源,而传统的住宅是土坯、夯土和木材建造的,所以未来能不能用有机的材料造房子,我们尝试用竹子的可能性。比如说我们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我们在这块地上种竹子,种建筑材料,树的成长周期比较漫长,竹子三年就能成材,种出建筑的原材料,用我们设计的智慧去盖我们自己新型的绿色住宅,所以它会变成一个小的单元模块,最后慢慢它会发展成聚落,发展成一个小的社群。这是我们理想状态的一种未来造房子的方式,而且这个房子本身是一片森林,它就是一个绿色的家园,人就像鸟一样回归到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是我们梦想。



设计不是美丑的区分,而是价值观的区别。作为设计师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能量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除了赚钱之外我们还能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活得更开心。价值观决定我们的选择,选择会决定我们的未来,谢谢大家!


主持人吴巍:感谢大勇,我特别欣赏这样一种做设计的观点,就是有一个项目,它有什么问题,我们做了什么样的思考,我怎么来去思考这个设计的正确解决方式,最后呈现出来。而且80后的团队,国际化的视野,国际化的出品,自己能够这么坚持的在做自己的设计研究和建筑研究。作为一名设计师他能把自己的思考和研究去寻求机会变成一种现实的实现,这个是我今天跳脱在这些项目之外学习到的一种坚持的精神,和设计师不断要去探索和尊重专业的精神。



互动问答环节



提问1:您在开头的时候提到了“为明天更好而设计”,是体现环保的概念,除了这个理由以外您觉得还应该为了明天的什么设计呢?


孙大勇:这个问题挺好的,所谓的为明天设计有几方面的意义:


一方面是为明天的谁设计?过去设计师是为少数人、为一些精英人群,是小众的消费品,明天是不是还是这样?这些问题都给设计师提供了开放的机会。


第二个用什么而建?过去的一百年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依赖于石油、塑料、化石,明天是不是还要依赖这些。边总讲的如果未来能源没有了怎么办,我们可以探讨竹子、纤维、有机这些对象,这也是明天可以为大家提供的思考。


第三个是如何建?因为过去我们所有的建造都依赖于手工、人力,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智能很厉害,机器人很厉害,是不是未来不需要设计师,未来的建造不需要工人,可以实现这种无人建造,所以这个也是设计可以为明天做的一种方法。



提问2:您提到了除了做项目还在做研究,我希望您再给大家分享一下在研究什么,关注哪方面?研究的目的是什么?


孙大勇:建筑的核心实际上是对构造的思考。因为建筑就是用材料建构空间,材料也有它自己的特征,如果把它建构成空间其实是需要建筑师的智慧去创造构造把它连接起来。所以不同的材料当你有目的性的进行研究的时候你都可以去尝试用不同的构造方式发挥它的性能。像竹子,可能我们初步有这样的想法,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去实验,呈现出来。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漫长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也是不赢利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反而是我们事务所做这个事情最有意义的地方。



提问3:我想问的问题挺多的,第一个我觉得好的团队特别是设计团队,无论是管理,还是设计的整个过程,系统是特别重要的。我想问你的设计系统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大概描述一下,比如说从一个想法到把它完全落实下来大概是怎样的过程?


第二个问题,现在我觉得中国所谓的带设计师标签的从业人数肯定是过剩的,未来可能不需要设计师,有可能是人工智能的时代。因为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水平在想象层面上设计基本上各种各样的都做得差不多了,留出来的不是很多。在这个事情上你是怎么看的,觉得未来的设计师应该是怎么样的,或者是我们未来的设计的方向应该在哪里?


孙大勇:我们团队规模不是特别大,十个人上下这样,像我们这个状态来讲还是领头羊的方式,我们跑在前面带着大家走。我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基本上是,早晨四五点钟醒,构思当天的设计方案,因为同事们是十点上班,上班之后每个人每个设计师就要动起来,选择做设计师本身不是为了当老板做这件事,不是为了要有多少人管理,核心还是喜欢画图的状态,喜欢想方案的状态。所以只要这件事情自己能一直做下去,我觉得就都OK,暂时是这种模式。


还有一点就是任何行业永远有做得最好的,只要做得好都能留下来,互联网,打车,很残酷,你能不能抓住未来的脉搏和方向。设计也要捕捉市场诉求,比如说人工智能,他们做机械设计的,其实在未来就是一个大的方向。设计师要有自己的价值观。有的时候大的产业转型,行业洗牌,那是没办法的,你自己总是要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和定位。在专业领域设计师的思想也是你的符号,设计师要找到自己的独特性。




特别鸣谢森鹰铝包木窗独家赞助



森鹰铝包木窗

1988年 森鹰品牌创立

是中国铝包木窗的创始者和领导者

累计售窗500万平方米以上

国内铝包木窗市场占有率达90%

森鹰是门窗领域的华为

民族企业 自主品牌的骄傲

森鹰铝包木窗拥有

【全世界最大的门窗工厂】

【最早制作铝包木窗技术】

【最多的专利】

【最悠久的历史】

【最好的品质】



边书平:哈尔滨工业大学热能工程专业学士,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硕士。1998年创建森鹰品牌,现任哈尔滨森鹰窗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发表您的评论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